网站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天下彩免费资料6363us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海峡两岸交流的史实(文化交流)正挂牌全篇

发布日期:2019-11-07 20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在历史文献上最早有关台湾居民的记载是在公元3世纪《三国志·孙权传》中。孙权于公元230年春,“遣将军卫温、诸葛直甲万人浮海求夷州……得夷州数千人还。”在其2、30年后,吴丹阳太守沈莹写了《临海水土志》(今浙江宁海),从所叙述夷州的方位以及气候、地形看,可以肯定夷州就是今日的台湾,夷州居民的生活、生活情况也可与后来的台湾原住民的生活形态相印证。夷州人居山,“各号为王”;“土地饶沃,既生五谷,又多鱼肉”,居民兼行农耕与渔猎;“用鹿貉矛以战斗,磨青石以作矢镞、刃、斧,”已进入新石器时代;“以鱼肉腥安中,共食之,以粟为酒,用大竹筒钦之”;“舅姑子妇,男女卧息,共一大床”,“甲家有女,乙家有男,仍委父母,往就之居”,已脱离群婚阶段而实行对偶婚制;“战得头,着首还,于中庭建一大材,高十余丈,以所得头差次挂之,历年不下,以彰其功”,台湾原住民还处于原始野蛮状态。到7世纪,《隋书·陈 传》再次出现有关台湾的记载。隋炀帝于公元610年遣陈 从义安(今广东潮州)入海求异俗到琉求。从所记地理位置、动植物、气候和习俗看,琉求就是台湾。陈 率军从台湾西海岸中部登陆进到波罗檀(今丰原),说琉求人分部落,各立头目,弓箭狩猎、刀耕火种,文身具饰,有尚人头骷髅、食人肉之风,还处于原始状态。7世纪的琉求与3世纪的夷州的社会文化面貌没有发生重大变化。但值得注意的是该文说:当地原住民“初见船舰,以为商舶,往往诣军中贸易。”由此可推知,祖国大陆与台湾已有一定的通商关系。

  上述两次出师台湾是从浙江和广东,而不是从近离台湾的福建出海,其根本原因在于当时福建尚未开发。中原汉人大规模入闽是唐初(公元669年)陈政、陈元光带将士从固始(在今河南)入闽,开发漳州,唐末(公元870年代)王潮、王审知又率将士从固始入闽,据泉州,形成了闽南民系。北宋末(12世纪初)宋朝南迁,大批汉人进入闽粤赣交界山区,形成了客家民系。他们就是后来的台湾河洛人和客家人的祖先。

  12世纪南宋时代,江南一带开始发达,泉州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中心,船舶时而停泊澎湖,众多渔民移居澎湖,离此不远的台湾西海岸也成为他们的渔场。南宋诗人陆游(1125—1210)忆在泉州任官时的诗说:“行年三十忆南游,稳驾沧溟万斛舟,尝记早秋雷雨后,舵师指点说琉求。”看来船舶到过琉求(台湾)。1171年,泉州知府汪大献在澎湖建屋,正挂牌全篇。遣军屯戎,归福建晋江县管辖。元朝继承南宋市舶制度,也十分重视航海事业和对外贸易活动,于1270年设澎湖巡察司,经营台澎地区。1292年派杨祥率军“往使琉求”,因语言不通而还。1297年再派张浩率军往琉求,进行招谕,因台湾原住民分为各不相属的部落,也无结果。关于台湾情况,元末,汪大渊随商舶浮海,历游数十国,亲自到台湾西南部,登大崎山(今高雄),于1344年前后写成的《岛夷志略》说:台湾“男人妇女卷发,以花布为衫,煮海为盐,酿蔗桨为酒,……他国之人倘有所犯,则生割其肉以啖之,取其头悬木杆。地产砂金、黄豆、黍子、硫磺、鹿、豹、鹿皮。贸易之货用土珠、玛瑙珠、粗碗、处州磁器之属。海外诸国,盖自此始。”14世纪中叶的琉求人已与7世纪隋代的琉求人大不一样。他们虽有割食人肉习俗,但那是对犯禁的外来者。他们的社会经济生活,显然已脱离野蛮阶段。琉求人与祖国大陆有通商关系,大陆商舶经台湾西南部往来南方各国。

  从上述史料看,从3世纪到14世纪,台湾原住民只与祖国大陆汉人有往来,从汉人得到铁器、粗碗、布及其他粗手工艺品,社会生产力和文化有所提高。

  明代初朱元璋为防备海上反抗势力和倭寇骚乱,于1377年下令禁止沿海人民私自出海,1387年撤废澎湖巡检司,采取“坚壁清海”措施。明史称台湾为鸡笼山,冲绳为琉求。明初与琉求的朝贡往来,要经由鸡笼港(今基隆)。港背后山上有原住民鸡头笼社,由此而名为鸡笼山。原住民社会还处于半渔猎半农业状态。到永乐年间(1403—1424年)祖国大陆社会经济恢复和发展,要求开拓国内外市场。在这个背景下,出现了“三保太监”郑和于1405—1433年七下西洋(今南洋及印度洋沿岸)的空前壮举。庞大船队经台湾海峡到西洋,但没有登上台湾岛,只有《明会典》记“王(景弘副使)三保赴西洋水程在赤嵌(今台南)汲水”。可能因台湾没有奇货,人稀,部落分立,不能作为贸易对象。郑和下西洋促使大批中国人远涉重洋。沿海居民又继续迁居澎湖捕鱼。与澎湖相隔只约30海里的台湾北港渔场成为渔船经常出入之地,到那里的大陆渔船,“岁无虑数十百艘”、他们为了避风取水或修理渔网船具而登岸逗留,慢慢就在台湾定居下来,形成数户、数十户的渔村。他们先后又发现大员(今安平)、打鼓(今高雄)等良好港湾,把渔村扩展到台湾西部沿岸各地,接着从事种植的农民也到台湾垦荒种植。大员是当地原住民台窝湾社的译音,又称台湾。因台湾地广人稀,农民们得以不受阻碍地扩展垦植范围,建立一个又一个村庄。定居下来的汉人与周围的原住民之间的交换关系就发展起来,汉人以铁器、磁碗、针线、粗布换取原住民的鹿角、鹿皮、鹿脯等,两相情愿、皆大欢喜。更进一步,商人携带货物来往海峡两岸,还出现了专事收购土特产的坐商和到原住民部落的走贩。在双方接触中,汉族移民把较先进的技术和文化知识传授给原住民,也接受些原住民的生活习惯,不少人还与原住民子女“牵手”成婚。

  16世纪中叶后,随着大陆东南沿海商业资本的日益发展,闽浙粤海上和台澎地区相继出现强大的海上武装集团——“海盗”。这些武装集团往往拥数以百计的船舰、成千上万的兵力及精良兵器,横行海上,截劫商舶或向过往船舶抽税以“保护”其通航无阻,海上武装集团的活动达约百年。在台澎地区活动过的著名海上武装集团有:林道乾集团,1552年起多次攻掠福建沿海,1563年为福建总兵俞大猷所败,退入台湾北港,后去马来半岛大泥;林凤集团1573年攻掠福建沿海,为总兵胡守仁所败,退至澎湖、北港,1575年率船舰62艘、3千人往吕宋岛班诗兰(今在该地有其后裔)。

  同一时期,倭寇也打着“八幡大菩萨”旗号,不断侵犯祖国大陆东南沿岸,屡遭明官军击退,一部分倭寇窜入台澎,在附近海面截劫商舶。1601年倭船7艘在闽粤海面流动,被官军击败,逃入台湾。福建都司沈有容于1602年率战船14艘追至台湾西南海岸,全歼倭船。日本官方也窥伺台湾。1593年日本丰臣秀吉派原田喜左卫门带致“高山国招谕”,要台湾称臣纳贡,高山国系倭寇捏造,原田一无所得而去。1616年日本德川幕府派村等安率11艘船只、3000多兵员,大举侵犯台湾,袭击淡水、大员、打狗等港口,遭到当地居民的反抗,又被沈有容捕获。

  祖籍福建的颜思齐、郑芝龙集团本来在日本九州平户(今在平户尚有郑芝龙故居),与松前藩合作,长期在台湾海峡进行海上走私活动,于1621年脱离松前藩,入据台湾北港,建立统治机构,管理台湾。其同乡泉州、漳州人来归者日众,即安置他们开拓嘉义云林一带。他拥有数千船只、万多党徒,纵横东南海上,以海上贸易所得物资与日本、荷兰交易。1628年郑芝龙为借助明政府力量,独霸海上而归降明政府后,势力更壮大。这时,福建年年旱灾,郑芝龙即招集饥民,前往台湾开垦。郑芝龙不领明军响,也不听从明调遣,只拥明自重,“威权振闽”,对1624年入侵台湾的荷兰殖民者一直是强有力的抗衡力量。这时,在台湾的汉族人口约有一两万人。他们仍然保持着汉族人民的生产方式、生活习惯和文化。汉族移民与当地原住民共同开发台湾。原住民从中接触到大陆文化,提高了生产和文化水平。

  17世纪初,荷兰殖民者在巴达维亚(今雅加达)设立东印度公司,同葡萄牙、西班牙争夺东方的殖民地利益。荷兰殖民者1604年曾入侵澎湖,要求与福建“互市”,不久被明军驱逐退出,只许与台湾“互市”。荷兰殖民者认为台湾可作为基地,西进中国大陆,北通日本,即于1624年入据大员(今安平),侵占其周围地区。西班牙殖民者也于1626年入侵台湾北部鸡笼(今基隆)、沪尾(今淡水),至1642年被荷兰打败而退出台湾。1645年因清军入闽,郑芝龙受清招抚而北去之后,台湾才为荷兰殖民者所独霸。但荷兰只占台湾南部台南地区和北部鸡笼淡水一带,其统治不及台湾中部和东部。1650年后,还常受郑成功军的威胁。据统计,荷兰统治下的台湾原住民有6万多人,约占原住民总人口的40%。荷兰还为开拓台湾,从大陆招徕成批移民。1661年在其统治下的汉人有3?5万人,约占全岛汉族总人口的70%。

  荷兰侵占台湾的主要目的在于获取商业利益。因而荷兰在大员设荷兰商馆,作为行政机关,只分兵驻守各地,不派行政官员,兵力平时只有1200人,最多为2200人。荷兰把台湾农地归其所有,农民都成为其佃民,按“甲”缴纳田租(甲是荷据台后采用、至今仍使用的土地面积计算单位,一甲四周一百戈,一戈为3?92米,一甲约等于0?96公顷,合14?5454亩),所生产的稻谷、蔗糖都要卖给荷兰东印度公司,供其对外贸易。农村实际上是汉人的天下,仍按祖国大陆的风俗习惯和文化生活,荷兰还将原住民“番社”的交易包给汉人社商。社商即以大陆的布匹、盐、铁、烟草等日用工业品,换取原住民的鹿皮、鹿角、鹿脯和藤等土特产,卖给荷兰,供其对外出口。汉族商人深入原住民村社,也带来了大陆文化影响。为笼络和教化原住民,荷兰殖民者在所占之处设立一些教堂、学校,进行传教和教育事业,以台南一带原住民——西拉雅族语造“新港文字”(罗马字),教其读法和写法,授以朝夕祈祷、基督教要理、圣歌合唱等,但教化地区不很广。

  对荷兰殖民统治台湾,台湾汉族和原住民不断进行抗荷斗争。据荷方不完全记载,较大规模的反抗不下二三十起。其中最大规模的是郭怀一起义。郭怀一是郑芝龙旧部。他率汉族移民在赤嵌楼南垦荒。在大陆东南沿海,郑成功武装发展的鼓舞下,1652年9月郭怀一率移民起义,攻占赤嵌楼。但遭到荷兰反击,郭怀一阵亡,死者男子约4千名、妇女约5百名,表现了汉族移民的民族主义精神。

  清政府1644年在北京建立,1645年进军福建,割据福建的郑芝龙被招抚北去。其子郑成功拒不降清,于1650年以厦门、金门为基地,开展“反清复明”斗争。1657年荷兰通事、汉人何斌趁为荷兰东印度公司到厦门谈判恢复通商时,建议郑成功收复故地台湾。因郑成功正准备进攻清军,建议暂被搁下。1659年郑成功率领10万水陆大军北上,攻进南京近郊,但被击败而退回厦门。正在这时,何斌再到厦门献台湾地图。于是,郑成功于1661年4月率2?5万大军,乘船舰2百多艘开往台湾,在何斌向导下顺利登陆,攻占赤嵌楼(在台南),1662年2月迫使荷兰在热兰遮城(在安平)的守将投降,终于赶走了荷兰殖民者。收复台湾的行动,受到台湾的汉人和原住民的欢迎和支持。郑成功称台湾为东都,设一府二县,建立行政机构。郑成功在其后不到5个月即病逝,其子郑坚继位,将台湾改称东宁,发展了台湾开发事业。明郑政权时期,大批汉人移住台湾。除随郑氏父子到台湾的士兵及家眷约5万人外,大批汉人来台开垦,估计不下4、5万人,再加上原有汉族居民,当时台湾汉族总人口约有15万人,与原住民的人数大体相等。

  明郑政权设官田,安置文武官兵及其家眷屯田,并设私田,圈定土地,募民开垦,征收田赋。开垦地区遍及西部沿海平原,田园比荷兰时期扩大一倍。祖国大陆先进的生产经验传播到台湾,稻米、蔗糖生产迅速增加;冶铁方法传入台湾,促进了各种手工业的发展。按明朝的文化教育制度,在台湾各村社设立社学,施行科举制度。还给原住民发农具,传授牛耕和农具使用方法,帮助他们提高生产力,并鼓励原住民儿童上学。明郑政权开发台湾,奠定了台湾社会经济基地,移植了中华文化。社会面貌焕然一新,台湾从原始社会进入了封建社会。

  郑氏政权经营台湾,以图“反清复明”,与清政府分庭抗礼。而清政府为实现对全国的统治,曾作出10次和平统一的努力而终因各种原因而未果。1683年清政府乘郑政权内讧,出兵实现了台湾和祖国大陆的统一。清治台初期,为防止台湾再成为海上“敌蔽”,限制大陆移民到台湾。但大陆与台湾既统一,且台湾有广阔的处女地,大陆东南沿岸人民冲破种种险难,成群结队移居台湾。台湾汉人人口迅速增加,从清治台初的15万人到1811年增至194万人。开发事业一日千里,到19世纪,城市繁兴,岛内大小村落星罗棋布。随着人口的增加,行政机构也跟着建立起来。清治台初,设一府三县,隶属福建省,至1875年增为三府八县四厅,统治台湾、澎湖全域,1887年从福建省分立台湾省。清政府在台湾建立封建土地制度,将广大田野让大垦首(大租户)领取,大垦首分地租给佃户(小租户),佃户再分小块地转租给现耕佃农开垦种植,收佃租。大垦首获得荒地的开垦权后,即回大陆祖籍地招募移民到台湾开垦。因而来自福建广东两省的移民往往以祖籍地缘关系聚居在一起,形成一村多姓的地缘聚落,不同于大陆一村一姓的血缘聚落。一个村落共有庙宇,供奉的神明往往是同一祖籍移民的保护神。妈祖是民间最普遍信仰的神明,土地公是最基层的地域神,也是村庙经常供奉的神明。村庙成为一个祭祀单位,也是聚会议事或调解纠纷的场所,人们通过村庙把全村结合在一起。祖籍地缘组合对于人们协作开发起了积极作用,但也助长人们以祖籍“分类械斗”,有负面作用。

  清治台初,在各府县设教育行政机关——儒学,在各地设立官办的社学和官民义捐的义学两种初等教育设施,还建立官民合办的中等教育设施——书院37所;施行科举制度,选用官吏。据统计,清代台湾汉人考取文进士19人,文举人251人。其中,清初50年没有产生进士,只有文举人15人,而清后期19世纪后半叶中文进士12人,举人106人,反映了了中华文化已在台湾生根。清治前期,郁永河的《稗海纪游》,记述从台湾中部到北部采硫黄一路上的山水风俗;蓝鼎元的《平台纪略》记述朱一贵起义始末;江日升的《台湾外记》讲述郑芝龙四代的事迹,出现了富有现实主义风格的历史和报告文学。到清治后期,出现了一批本岛诗人如陈辉、郑用锡、林占梅等,“文多旷放、各写胸臆”,许多文人创作竹枝词,具有台湾特色。

  汉族移民入垦的地区,主要是台湾西部平原,那里居住的平埔族各“蕃社”与入垦的汉人村落相比邻。两族之间也发生过纠纷,甚至流血冲突,但在长期的杂居和生产劳动中两族基本上和睦相处。平埔族接受汉文化,半从汉俗,会用汉语,被称为“热蕃”,社会经济从半农半渔猎阶段,进入了农耕阶段。

  到19世纪中叶,政治腐败,军备废弛。1840年,英国发动鸦片战争,侵略中国,其他资本主义列强也相继入侵。台湾是位于近祖国大陆的岛屿,且已开发、物产丰富,可作为入侵大陆的基地。因而英国、美国、日本、法国等相继入侵台湾。台湾和大陆一样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。台湾于1860年、1863年开放安平、淡水、打狗(今高雄)和基隆港口之后,西方各国商人相继云集台湾,设洋行、建仓库。买办商人应运而生,都为外商推销洋货,收购货物,外国商人垄断了台湾的进出口贸易,主要进口鸦片,出口米,茶、樟脑、糖。鸦片进口量1864年为9?9万斤,1890年达50?4万斤,合236万两银,占同年进口总值67%。鸦片大多转口大陆各地。台湾鸦片吸咽者达50万人,可见,鸦片对台湾的危害极为严重。

  外国入侵震撼了清朝野有识之士,先进的知识分子和官员提出以“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”,开展洋务运动。从18世纪70年代开始,台湾巡抚沈葆桢、丁日昌、刘铭传积极购买铁甲船、造新式炮台、设立军械所,加强防务;设电报局、水陆电线、办邮政、修铁路;兴办新式煤矿、制糖、樟脑生产等近代工业;还创立西学堂、电报学堂等,台湾开始近代化。

  对于外国多次入侵,台湾人民坚持反侵略斗争,写下了可歌可泣的爱国诗篇。英国1840年发动鸦片战争后,1841年、1842年侵犯台湾鸡笼港。台湾军民三战三捷,打退了英舰的入侵。1867年美船罗妹号在台湾南部七星岩触礁沉没,船员飘到琅乔(今恒春)登陆,被当地原住民科亚尔社人全部击杀。美国即派驻厦门领事李仙得率军舰进犯琅乔,又被科亚尔社击退,最后不得不进行和谈,取回死者遗物。1871年琉球(今冲绳)给清的贡船飘到台湾南部,船员被原住民牡丹社人误杀。日本利用这一事件,向清政府交涉,于1874年悍然对台湾发动武装侵略,陆军中将西乡从道率兵在琅乔社寮港登陆,遇到牡丹社的强烈抵抗。日本在美英支持下,迫使清政府屈服,清政府被迫承认琉球属日本,还赔款50万两。1884年,法国对越南发动进攻,因清政府支援越南,法国派军舰北上包围福建水师,武装入侵台湾,占领鸡笼、沪尾(今淡水)。台湾军务督办刘铭传动员军民奋勇抵抗。法军退而攻占澎湖,以澎湖为基地,封锁台湾,侵扰福建、浙江海面。1885年在英美干涉下,清政府与法国签订“和约”,承认法国对越南的殖民统治,法国从鸡笼、澎湖撤退。这一系列反抗外国侵略的坚决斗争,反映了台湾人民在中华文化的熏陶下具有深厚的民族精神。

  ①两岸艺术家进行艺术交流,开展合作、实现共同繁荣;两岸专家、学者成功开展学术交流、探讨活动,实现共同进步。

  ②近年来,两岸已经合作了多部影视作品,大陆影视作品也被允许进入台湾市场,与台湾观众见面。台湾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也被允许在大陆出版发行、销售、传播;

  ③台湾艺术家在大陆被允许进行演出活动,拍摄广告等,大陆艺术家也获准来台参加活动;台湾地区的正规出版物被允许进入大陆市场,两岸成功实现版权交易活动

  ④两岸宗教界开展宗教领域的合作、交流,成功举办“妈祖佛光”等大型活动;两岸相连的宗教为两岸宗教合作、交流打下基础。

  ⑤海峡科技成果交易会成功举办,两岸科技发明专利获准进行交易、合作,实现两岸科技领域共繁荣。《公主日记》开拍第三季!安妮海瑟薇和梅姨再度

Power by DedeCms